趣店两年估值超百亿,创业遇到了哪些贵人?

  • 我要分享:

趣分期曾宣布完成PRE-IPO系列首期约30亿人民币融资的同时,正式升级为趣店集团。未来趣店集团这一系列融资还将持续。

趣店集团这笔投资由控股A股上市公司的北京凤凰财富控股集团旗下的凤凰祥瑞互联网基金和A股上市公司联络互动领投,老股东跟投。趣店集团CEO罗敏同时表示,此轮融资后趣店集团将拥有三家A股上市公司股东背景,未来将与投资方在资金及业务等多方面开展战略合作。

趣店集团这一轮融资之后,其估值已超100亿元,而趣店集团成立仅仅只有800多天。

微信截图_20190212112918.jpg

为何趣店集团成立仅两年时间,估值能超百亿,除实力和机遇外,罗敏认为,还在于得遇贵人。

罗敏也感恩前期投资人——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唱吧CEO陈华、联众创始人鲍岳桥、好乐买CEO李树斌,称这些人在其早期创业最困难的时候给予了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如,趣店集团是曹毅和吴世春这几年投的最优秀的企业,他们就愿意将最好的公司推荐给最好的投资人。

投资人穿针引线 趣店集团融资不用FA

实际上,这次领投趣店集团的凤凰祥瑞互联网基金、联络互动与趣店集团早期投资人曹毅、吴世春关系很密切,正是这两个人的引荐,才有趣店集团这一轮的PRE-IPO系列首期融资。

罗敏透露,曹毅还在红杉资本时就投了联络互动,当时联络互动估值不高,后来联络互动在A股上市,估值400亿元,自然联络互动CEO何志涛与曹毅关系很友好。

2015年8月,周亚辉曾透露,当初投资趣分期是受曹毅影响,在曹毅的劝说下,昆仑万维选择了趣分期。

趣店两年估值超百亿,创业遇到了哪些贵人?2.jpg 

周亚辉说,不是被曹毅“忽悠”,而是有几层原因:

1,互联网金融行业火热;2,人人CEO陈一舟投资过类似的项目SOFI;周亚辉却有一股韧劲,偏要向虎山行。

为什么趣店集团要拆除VIE架构,回归国内资本市场?很大原因是,昆仑万维投资趣店集团后,股价一下上涨了50%,很多上市公司也从对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投资和并购中尝到甜头。

国家资本方面的政策发生了很大变化,这期间,校园分期网站优分期曲线上市失败,拉卡拉资产重组计划也宣告失败。趣店集团拆除VIE架构,回归国内资本市场的决心却很坚定。

罗敏对雷帝网表示,趣店集团服务的2000万用户都在境内,下半年还会覆盖中国所有省份。

“下半年我们会去做台湾市场,大概在九月份,台湾市场应该会有几十个人的团队,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在台湾没有团队去做这个事,我们则相当于覆盖了中国所有的地区。”

趣店集团此次品牌升级后,旗下有针对校园消费金融趣分期,非校园消费金融来分期,大学生免息助学贷款趣助学,大学生成长基金趣成长,兼职平台趣兼职,实习平台趣实习,就业平台趣就业7大块产品。

在业务范围扩容同时,公司服务对象从校园群体为主升级为以青年群体为主。

为何趣店集团2016年能实现盈利,罗敏指出,有几点原因:

第一,趣店集团很“抠成本”,一切从简,保持创业的精神,所有高管包括罗敏在内都没有独立办公室;第二,随着公司规模扩大后,形成了规模优势。

微信截图_20190212112858.jpg

完成PRE-IPO系列融资后,趣店集团将不再准备融资,因为账目几十亿的资金对公司完全够用。不过,尽管成立的时间并不长,趣店集团之前的融资节奏却把握得非常好。

2014年03月趣店集团获得李想、吴世春、陈华、李树斌、鲍岳桥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2014年04月趣店集团获蓝驰创投数百万美金A轮融资。

2014年08月趣店集团获千万美金B轮融资。由源码资本和蓝驰创投等机构联合注资。

2014年12月趣店集团完成数千万美金C轮融资。

2015年04月趣店集团宣布完成约1亿美金D轮融资。由昆仑万维领投,蓝驰创投、源码资本等老股东跟投。

2015年08月趣店集团获得约2亿美金E轮融资,蚂蚁金服领投,老股东昆仑万维,蓝驰创投,源码资本等全部跟投。

2016年7月,趣店集团获凤凰祥瑞,联络互动等联合领投,老股东跟投约30亿人民币首期PRE-IPO系列融资。

为何趣店集团要如此紧凑的进行融资?这有几方面原因:

第一,作为一家互联网金融企业,必须资金实力足够强大,用户才会放心;

第二,这跟罗敏的性格有关系。

创业最艰难时 团队依然不离不弃 

趣店集团发展到现在,最让罗敏感动的是核心团队一直很稳定,比如副总裁何洪佳这一批人,平均跟着罗敏是8到10年的时间,彼此互相很了解,在最困难的时候始终不离不弃。在公司方向不明朗的时候,整个团队在一起不离不弃,依然选择相信,这其实是很难的。”

实际上,在趣分期推出之前,罗敏团队有长达1年4个月的时间过得很艰难,那个时候做了很多创业项目,均以失败而告终,以至于罗敏有时候都可能灰心。在那跌跌撞撞的一年半时间里,团队没有人跑路,当时团队不在创业大街,在一个喝茶看书的地方,每次去的时候点一份30块钱的茶,四五个人泡着喝一下午办公,持续了两三个月。人不多的时候转变方向是对人的一种考验,不停的转方向会有迷茫期。

但迷茫期时候团队非常信任我,至少跟我坚持近一年半时间,不停去尝试。”

创始团队给罗敏讲,“没事,我们三年拿低薪,三年之后如果还不行我们就撤。”在罗敏内心则非常感动,因为拿低薪其实是等于不拿薪水,这是创始团队对自己的极大支持。挺过艰难岁月后,罗敏说,你会发现早期团队的所有人都是企业的联合创始人。

这些联合创始人对公司很忠诚,不仅会做自己的本职工作,还会关注公司所有的同事,会主动站出来。

这个事情如果不是早期团队的话一般不会站出来。创始团队把自己一直当企业的主人翁。趣店集团也会空降高管,不过,罗敏会用自己的人脉去找熟悉的人。

罗敏认为,高管来了要对团队负责的,如果来的人不行马上换后会损失团队士气,所以之前要沟通很多事。

每进一位高管,罗敏自己亲自要谈几十个小时,甚至更多,方方面面了解,包括家里的老人、小孩情况,只有从骨子里互相了解,才能做到真正的相互配合。

趣店集团已持续融资到PRE-IPO轮融资,但对罗敏而言,融资最难熬时候却是B轮融资。罗敏回忆说,趣店集团B轮融资时,自己见过上百个投资人,但这些投资人见过后都是只看不投,发信息不回,发微信也不回,打电话也不接,就是没有反馈,没有下文了。

这是最伤的,说不投就算了,他就是说‘还不错,挺好的,我们内部认证一下’。”

你每天要出去,团队觉得你去融资了,一个月后你回来要带给大家好消息,不能说没人投我们,而是说今天投资人对我们特别有兴趣,要不停给团队信心。罗敏说。“明明自己内心很煎熬,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但你在团队面前表现出有很多‘美女’追你的样子。

”罗敏依然不愿意放弃任何见投资人的机会,继续顶着煎熬在外面找投资。

2014年8月,趣店集团终于获得由源码资本和蓝驰创投等机构联合注资千万美元,罗敏还遇到创办趣店集团的第一个贵人——曹毅,从此创业的历程变得容易了很多。

趣店集团规模庞大起来,估值突破100亿,一般基金已不再容易进入,趣店集团都是找A股公司,这时融资反而更简单,因为都是人与人的相处,大家都互相尊重,有兴趣就投。

现在,趣店集团已进入到一个新的安全期,早期创业艰难经历已形成巨大财富。

不过,罗敏和他的创始团队依然不忘初心,他们在向一高峰攀登,要做一个更大的互联网金融事业。

相关推荐

0条评论

还可输入140个汉字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