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共享单车屡传破产 员工搬离北京总部

  • 我要分享:

共享单车泡沫化后,不少单车业者相继破产倒闭。屡次传出面临倒闭的ofo小黄车,其员工正陆续搬离北京总部,前往他处办公。

综合媒报导,ofo员工正搬离位于理想国际大厦的北京总部,前往ofo在北京的另一办公地点,即互联网金融中心。

理想国际大厦的10、11、15和20楼原是ofo的办公区域。ofo的10和11楼办公室已封禁,门外贴有“非紧急情况下请勿启用”的封条,时间是2018年9月30日,门内设备均已拆卸。15和20楼租约也即将到期,员工将陆续搬离。

据悉,上周五(11月2日)很多员工都在公司里打包行李,办公室内纸箱随处可见。此外,ofo也在变卖办公桌和电视机等办公用品。

一名ofo离职员工表示,面对ofo今天的处境,不少员工内心都有颇多唏嘘和惋惜。

开始重组方案

近日,ofo的负面消息不断。在10月31日,“界面”引述知情人士说,ofo整体负债为64.96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用户押金为36.50亿元,供应链为10.20亿元。

目前,已有一家大型券商中介机构入场做ofo重组的方案。

10月31日晚间,有ofo员工在网路发布匿名消息,称自己是ofo人,现已被离职。他透露,公司已大幅裁员,现已剩下不到1,000名员工,去年年会时,公司还有3,400多人,2月时公司只剩下3,000人。

大量用户押金被延迟退还

与破产、裁员同时压在ofo身上的另一座大山,是近日大量用户的退押金行为。

10月27日起,ofo小黄车退还押金时间一再延迟的消息频频爆出,从起初的3个工作日延至10个工作日,再延至现在的15个工作日。一些用户表示,自己的押金延迟1个月还未退还,客服失联,投诉无门。

创办人卸法人代表

事实上,今年以来共享单车步入寒冬,此后ofo频传不利消息,降薪裁员、资金链断裂、高管离职、巨额欠款等,撤出海外市场消息亦不断。

ofo创办人戴威在公司内部承认ofo迎来“至暗时刻”,并一度表态:“不想战斗到底的员工,现在就可以离开公司。”

ofo拒绝和摩拜合并,拒绝股东滴滴和阿里的把控,戴威和资本的关系进入微妙阶段,而ofo的收购价持续降低。

在10月22日,ofo将大陆运营主体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创始人戴威变更为陈正江,被指是创始人出局让位。

截至今年年底,共享单车即将走过3个年头,短短数年却有六十多家企业凋零,成堆的废弃单车,遍布失修的坏车……

最终结果是收割消费者

旅美经济评论人士秦鹏11月4日对记者表示:ofo早该同意并购的,共享经济和千团大战一样,这种行业有以下的特点:

秦鹏说:“第一是最后活下去的只会有几个,2~3家寡头垄断的特性非常明显,互联网时代全国性业务普遍是这个特点。

第二,这是个烧钱的行业和时代,国内这些新经济行业只是商业模式创新、并没有技术壁垒,一旦有什么好商业模式出来,就会有一堆模仿的,那么国内投资人遵从‘剩’者为王的商业斗争法则,就一定会开始砸钱烧钱比拼,圈地大战。

早期主要是(拼)圈地的执行力和管理能力。等尘埃落定,就往往开始收割消费者了。滴滴(网约车)行业也是这么走过来的。

这一点跟美国还是有一些区别,虽然在商业模式上,共享经济最早是从Uber(网约车)和airbnb(在线民宿租赁)开始的,但是一般美国人不会过度模仿,也不会过度在这方面竞争,他们宁愿去花时费力地搞一些带有技术壁垒的东西。这种纯烧钱拼模式的,也有一些巨头们会投资,但是无法想像会疯狂到全国投资,千团大战、千家单车、一窝蜂共享模式的地步。”

相关推荐

0条评论

还可输入140个汉字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