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家近220亿,一年打8场官司,他逆袭只靠41块钱

  • 我要分享:

21岁时,兜里就41块,此后干过库管,修过摩托,当过工人。24年后,他华丽蜕变,身价直逼220亿,他就是飞科电器的创始人李丐腾。

作者:关丹丹

1972年4月,李丐腾出生在永嘉崖下库,那是浙江东南一个与世隔绝的穷山沟。

小时候,家里最值钱的只有一头叫做“欢欢”的大黄牛,李丐腾5岁不到就牵着“欢欢”到后山坡吃草。牛在安静吃草,李丐腾就在石头上安静看书。

大黄牛很争气,十几年生了5头小黄牛,李丐腾也从一个放牛娃变成了英俊潇洒的少年。

1993年夏天,李丐腾拿到了温州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但是,看到那张改变多少人命运的纸,母亲却高兴不起来“500元学杂费凑不齐呀”。

半夜,李丐腾听到父母商议卖牛,他扑通跪倒在父母面前“不能卖欢欢!没了牛就没法耕地。”三人抱头痛哭。

结果当年9月1日,李丐腾将通知书压在枕头底下,拿着借来的41块,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崖下库“不学一门手艺,誓不回村”。

在温州,李丐腾当过库管、修过摩托、摆过夜摊。都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可李丐腾换了不下5份工作,兜里还是不超过50元钱。

为了糊口,1995年,李丐腾来到日达剃须刀厂做电焊工。干电焊很伤眼睛,即便老师傅一天下来,也是泪眼朦胧。“焊一个刀片一毛五”,李丐腾仗着年轻,一天干十七个小时,每个月勉强挣到1000块。

老板不是傻子,听说李丐腾还是高中学历,立马提拔他为主管。

自此,李丐腾成了老板身边的红人。每次外出谈判、吃饭应酬都带着他,搞研发也不落下。要说李丐腾也上心,短短8个月,就摸透了剃须刀的门门道道。

不过,一年半后,温州剃须刀行业爆发价格战,批发价从27元跌至13元。李丐腾坐不住了,他主动找到老板“可以做品牌,摆脱价格战”。但是,老板不干,“瞎折腾什么”。

志不同道不合,李丐腾心一横辞了职。他带着两年存下的3万块,租了一间不到20平的小屋,开始做起剃须刀的刀网配件。

话说租房子、买零件已经花掉了李丐腾一大半积蓄,他再没闲钱另请工人。那段时间,李丐腾白天跑客户,晚上装配件,3个月瘦了15斤,有时候累到爬不上床,就直接睡在地板上。

可别小看剃须刀的刀网,本小利大,折腾不到两年,李丐腾竟然赚了小十万。

于是,1999年李丐腾干脆注册了飞科商标,随后租下一块3.5亩地的厂房“赢了,称王称霸;输了,南下打工”。

当时的剃须刀市场,要么是价格十几元的地摊货,要么是价格在300元以上的国外电动高档剃须刀,于是李丐腾就把产品售价定位在50元——200元之间。

但是要想卖得上点档次,就得要用双头,而双头剃须刀的命门是齿轮,很少有厂家会生产。李丐腾四处寻觅,终于打听到宁波奉化有位老师傅曾经参与过国际品牌的研发。

老师傅确实是老师傅,头发花白,还离不了老花镜。李丐腾有心请老师傅出山,不过老师傅也坦言“参与研究的时候才30出头,现在都70多了,不知道还行不行。”

好在天道酬勤,耗时5个月,经历8次失败,第9次齿轮模具总算试验成功。

有了齿轮,其他的就好办多了。此后一年中,李丐腾先后开发出水洗、快充双头、三头浮动旋转式等6大系列。

2001年3月,飞科350问世,男员工试后反响非常良好,“液晶屏能显示电量,电少了就能及时充上”、“能够干净剔除鬓角的胡须”。更有员工拍马屁“350能完全贴合不规则的面部,胜过九阳神剑。”

于是,李丐腾信心倍增,当年4月5日带着第一批1000个飞科350去了义乌。

经销商一听剃须刀批发价要37元,立马把李丐腾推出门外。李丐腾大喊“卖不出去一分钱都不要”,立马又被拉了回来“有多少全放在这里卖”。

结果还没等他回到永嘉,办公室已经接到50多个电话“马上发1万个”,李丐腾又犯了愁“就3亩5的厂房,怎么搞定?”

他找了十多家加工厂、配件供应商,没有一个老板吭声。“有钱能使鬼推磨”,李丐腾突然想起外婆常说的那句话,“多给10%的利润”,那些老板仍旧不吭声,却扭头告诉伙计马上开工。

就这样,李丐腾身边多了8家剃须刀生产商,200家配件供应商。

不过第一次,李丐腾却只给义务送去3000个“其余7000个呢?”“缺货”。经销商一听慌了,马上紧急加订2000个。

所以说起搞饥饿营销,雷布斯还是跟李丐腾学的。3个月后,前来永嘉订货的呼啦啦涌来了200多家,李丐腾用来盖章的印泥都用坏3块。

两年后的2001年,李丐腾已经在全国建立20多个省级代理,并计划通过义乌、广州、沈阳等批发市场,进军百货商场、平价商店“跟国外品牌一决雌雄”。

第一波10名干将前往宁波、无锡等购买力旺盛的地方考察,“拿出新方案之际,就是你们回归之期”。

员工在外打拼,李丐腾当然在家也没闲着。

2002年的上半年,李丐腾家对面的连锁超市开业,现场锣鼓喧天,热闹非凡,李丐腾忽然计上心头“为何不进驻超市?”就在此时,10名干将都已返航,李丐腾与大伙不谋而合“转攻连锁超市”。

不过,到第一家就吃了闭门羹。李丐腾有意,超市老板无情“卖场只对国际品牌开绿色通道”。说白了,没有把小小的飞科老板放在眼里。不过,李丐腾同样祭出利器“让利30%”,老板一听,马上头如捣蒜。

很快,浙江100多家超市的飞科剃须刀热卖,“每天培训超市导购,5点之前反馈销售清单”,李丐腾下了死命令。

不过,还没等李丐腾来得及高兴,后院就起火了。那边30多家代理可不是吃素的,一看李丐腾转战超市,立马抗议。“集体下架”,飞科销售额立马大幅下滑。

生死存亡之际,李丐腾一咬牙,在央视五套砸下500万广告费,三个5秒的广告早、中、晚连播三次,“做好3年不赚钱的准备。”

不过央视就是央视,广告播出第二天,各地超市导购就全线告急,李丐腾赶忙紧急给各地分公司增派500个人员指标。

都说好事成双,2004年,沃尔玛中国区主管带着孩子逛超市,看到大伙人手一把剃须刀。怎么回事?“飞科降价大甩卖。”

主管把这事汇报给中国区总裁,没有想到总裁也有颗中国心,马上跟李丐腾签订战略协议。此后沃尔玛开到哪,飞科就跟到哪,3年铺了30多家城市。

沃尔玛一带头,易初莲花等零售大佬业就纷纷示好。

看到飞科拔地而起,一家国际大牌开始找茬“抄袭了我家的专利”。李丐腾憨然一笑“飞科那100多项专利是摆设么?”,他立马成立律师团队,到全国各地打官司,一年打了8场,江湖送李丐腾一个雅号“打手”。

到了2006年,飞科迅速扭转乾坤,销售额达6个亿,成为国内剃须刀第一品牌。

7年后的2013年,飞科先后与乐购、家乐福、国美、京东等零售巨头企业合作,线上线下联动,继续领跑剃须刀市场。

2014年秋天,甘肃陇南的李女士在网上给丈夫买了一把剃须刀,半个月后,顶部的塑料片脱落了。李女士致电客服中心,“不用修了,直接换新的”,结果三天后,李女士就收到全新的剃须刀。

售前做得好,售后也做得好,那销售额还不呼呼增长。2010年至2016年间,飞科剃须刀6年间累计销量达2.7亿个,相当于每2名成年男性就拥有一个飞科剃须刀。

目前,飞科在全国已经拥有1万家终端,30多家省级办事处、300多家管理网点以及400多家售后服务网点。

2016年4月,上交所铜锣敲响,飞科成功上市,李丐腾再创温商传奇,身价一夜飞涨至220亿。

如今,飞科的产品线已经扩展到电吹风、毛球修剪器、烫发器、电熨斗、蒸汽挂烫机、扫地机器人等系列,“飞科要做的,就是努力引导消费者更关注自己的日常生活”。

“过去努力是不让人蔑视,现在努力是为走向世界。”祝福飞科,祝福李丐腾。

相关推荐

0条评论

还可输入140个汉字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