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脱”的范冰冰,上天堂的大数据创业者

  • 我要分享:

【B2B圈导读】 税收,这种本来应该依法缴纳的款项,如今却成为勒住各个影视公司的索命绳,其威力的确不容小觑。与其关系密切的大屏数字化营销行业,也由此而受到极大的影响,比如说杭州探索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这家创企。

文 | 圈哥

最近,创投圈有两则新闻闹得沸沸扬扬:一桩是“失联”已久的范冰冰突然发布道歉声明,甘愿被罚款8亿多后重出江湖,渐渐从公众舆论的重重压力下解脱出来;而另一桩是即将上市的传媒公司创始人积劳成疾,与世长辞,年仅39岁,只留下一个尚未完全成型的大屏数字媒体帝国。当大数据创业者遭遇娱乐圈风暴,前途和命运或许只有苍天来判定。

由于众所周知的“阴阳合同”事件,让原本炙手可热的范冰冰一下子沦为舆论攻击的焦点,更使得娱乐明星、影视公司的逃税问题无处遁藏。以霍尔果斯这座“避税天堂”为例,原本由于国家给予的各种税收优惠政策,让众多影视公司心向往之。但转眼间风云变幻,一些影视公司纷纷从霍尔果斯撤离。

据相关媒体透露,截止10月9日,有3922家文化、体育、娱乐行业的公司注册在霍尔果斯,其中有196家公司已经完成注销手续,其中不乏英田影视、大悦影业等新三板上市影视公司的子(孙)公司。对于注销子(孙)公司的原因,多家新三板影视公司的说法一致,主要是为了降低成本,提高运营效率。

税收,这种本来应该依法缴纳的款项,如今却成为勒住各个影视公司的索命绳,其威力的确不容小觑。与其关系密切的大屏数字化营销行业,也由此而受到极大的影响,比如说杭州探索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这家创企。

作为一家大数据解决方案服务商,探索传媒与影视内容制作公司之间存在着较为紧密的合作关系,曾多次在《速度与激情》、《好先生》、《欢乐颂》等热播电影或剧集中进行品牌推广。不仅如此,探索传媒还专门在霍尔果斯注册了一家子公司,即霍尔果斯探索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以期与更多的影视制作方达成战略合作。

在探索传媒看来,由于其通过布局智能电视的互动资源和收视习惯,掌握了多维度、大覆盖的精准搜素收视数据和互动数据,他们可以利用这些大数据为影视制作方提供包括选择什么的艺人收视率更高、在什么样的场景下拍摄会使观众更加满意等建议,在此基础上让影视娱乐内容与广告推广实现更紧密的结合。

然而,如上所述的影视行业困境,在一定程度上对探索传媒的影视内容合作伙伴造成巨大的冲击,从而间接影响到其大屏数字化营销推广的效果。更为严重的是,因为少了避税(逃税漏税)的手段,影视公司的利润大幅度减少,他们也或多或少削减了在大数据营销推广上的支出,从而直接影响到大数据营销公司的营收状况。

虽然,在如今的互联网时代,大数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其商业化应用也渗透到各行各业,传统的影视娱乐行业也不例外。但从目前来看,涉及到数据产品服务、相关数据研究、数据广告营销以及会展会议活动等大数据营销服务是一个相对烧钱的行业,大数据往往是为客户免费提供的,只是其主营业务的商业附加品而已。

回到探索传媒本身,其主要业务是通过多维度、全覆盖的大屏端数据,以及独立研发的V+MATCH视频场景化营销平台,为广告主提供差异化、竞争力、品效合一的多屏营销整合方案,其主要客户中不乏有许多传统影视公司。前些年,由于影视行业的爆炸式增长,催生了一批数据服务机构,探索传媒也着实收割了一波大数据营销服务的红利。

不过,从这些传统影视公司的角度来看,对于使用数据的意愿并没有那么强烈,使得以大数据为核心的各种增值服务在国内始终不温不火。并且,受到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的影响,税务总局加强了对影视行业的监管,许多影视公司的盈利大幅下滑。因而,影视公司宁愿把自己有限的开支投放到能够直接给他们带来客户、拉升业绩的渠道,并从多个方面压缩大数据营销服务的财务预算。在此情况下,探索传媒的后续业务自然大受影响,并且还可能上溯到本来已经与影视公司签订的合同。

一边是大数据营销的成本高企,另一边是市场需求的迅速减少,由此带来的就是企业连年亏损的困境。据相关资料显示,探索传媒已经连续三年没有公布过企业财报,其背后的原因发人深思。为了渡过资本寒冬,筹划上市是题中应有之义,而在此过程中,企业创始人不免心力交瘁“出师未捷身先死”,董大伟的遭遇令人叹息。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探索传媒的第一大股东为嘉兴一在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持股36.90%,而其法定代表人正是董大伟,持有公司股份79.51%。而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也是董大伟,持股达27.88%。毫不夸张的说,董大伟是探索传媒的绝对掌控者。

相关推荐

0条评论

还可输入140个汉字

发表